通讯录上千人,不联系是我们唯一的默契

通讯录上千人,不联系是我们唯一的默契




我们有多久没联系了?

我已经记不得上次见你的时候,你笑起来的样子;记不得上次通电话时,你讲的段子;记不得上次微信聊天时,你发的表情;甚至记不得,我们究竟多久没有联系。

我也不再确定,我还是不是你想要联系的那个人。

如果不是近期的一则风靡网络的测试视频,大概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。

视频里,有五个受访者参与了测试,当被问及知不知道自己的手机通讯录里有多少联系人时,他们一致表示肯定有很多,大约有几百人。

事实上,当他们看到数据时,惊讶地发现,原来自己有千余名联系人搁置在通讯录里。除了在近期联系人中随手就能翻到的家人和应酬对象,其余众人,一时让他们眼花缭乱,有些恍惚。

接下来他们被要求从中删除部分“你不会主动联系的人”。没有太多犹豫,他们删除了那些关系薄弱,互相帮不上忙的名字。

很多人相识,大概只是源于一时的利益交叉,相交之后奔向各自的目的地,也就没有再联系的必要了,删掉心里也并无波澜。
1776-1
接下来,如果从中除去必要的工作联系伙伴,只用情谊作为唯一的衡量标准,你会留下谁呢?

短暂的踌躇过后,他们大刀阔斧地删除,有的人将通讯录删去了大半,有的甚至仅留下了二三十个人。

工作和应酬交际,或许是为了生计的迫不得已,虽然可能朝夕相处,却未必走心。删掉也就罢了,算不得可惜。那如果只留下能让你敞开心扉说说真心话的人,你会留下谁?

静默之后,有的删去了曾经交好的兄弟,有的人表示很难选择,转过身来,测试刚开始密密麻麻占据一张屏幕的联系人名单,几乎已成空白。找个能抛开一切心防聊聊真心话的人,原来这么难。

“很失败啊。”他们笑着,眼中是难以掩饰的落寞。

最后你留下的人,他们一定很重要吧。你们上一次联系是在什么时候?

长时间的沉默。想不起来,那就现场给他打个电话吧。从前我们无话不说,现在我们好久没联系了。第一句话该说什么呢?

电话接通了。五个受访者中,有的谈笑如常,老友之间只要接通这连线,就仿佛从未分开过;有的只在寒暄,笑容里多了几分陌生的尴尬。

还有人满心期待的拨出去,却突然表情一滞,缓缓地将手机放下了,“他挂断了”。

对不起,太久没有联系,终于你也成了过客。

在我们庞大的列表里,都有谁呢?

有的是泛泛之交,交集不过事务往来,过目即忘。
有的是酒肉之交,生意场上推杯换盏,利益至上。
有的是曾经沧海,搅动在心底的某一处,舍不得删掉却再也不会提起。
有的曾真心实意,却因为各种琐碎阻隔在中间,明明一个电话就可以听见,一张车票就可以相见,而我们偏偏没有

还记得那次深夜,我绞尽脑汁做出的方案被甲方无情驳回,辛辛苦苦编辑的文档被滚烫的电脑一个重启打回原形的时候,只想立刻给你打个电话哭一哭,听你跟我一起骂句WTF,然后闷上一碗你熬的励志鸡汤继续滚去死磕。

但是电话打过去,听见你飞快地敲击键盘,含糊地说你在为明天的会议准备材料。我悻悻地挂了电话,意识到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了,不能再任性了。

还记得上次你给我打电话,哭着说你们分手了,他从开始就没想跟你结婚,只是一味享受你的付出。我看着屏幕上还差了几千字的稿子,心里想着截稿的Deadline,顺口敷衍你谁都会遇见一个渣男,想开就好了。

你听着电话这边我急躁的翻书声,拖着哭腔说好那你忙吧,就再也没有打过来。

工作不断,琐事不断,从前一起谈天说地的散漫心情不在了,一起天马星空吹牛的自信不在了,一起肆意妄为吐槽的豪气也不在了。

时间可以磨洗心结,也同样可以磨洗深情。

1776-2

我常常怀念还在用按键手机的时候。

那时候没有流量,短信一毛钱一条,能写的字数也有限,我们会斟酌用词,将真实的情感和隐秘的心事用力输进去,郑重地点下发送。

我也常常怀念最初用电脑登陆QQ的时候。

那时候喜欢坐在电脑前盼着“滴滴滴”的提示音响起,右下角跳动的头像大多雷同,但我就想猜一猜那是不是你。我们都好久才能上一次网,每一次等待都让讯息再次酝酿,想象看到的人嘴角微扬。

后来,智能机和高速发展的网络取而代之,微信成了我们沟通的必要载体。然而,通讯录上千人,不联系是我们唯一的默契。

沟通便捷本是好事,但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快捷交流对他们交际方式和心态的改变:能发微信尽量不打电话,能打电话尽量避免面谈。

大概微信聊天中能用表情包解决的回答,现实生活中难以表述吧。

古人常以诗词写离别,因为距离是有情人间最大的鸿沟,离家之后,不知归来即是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;分别之后,不知从此是否“西出阳关无故人”。人与书信皆在马背上颠簸辗转,几经别离,就是一生。

现在,一切都在变快。结识新人的频率在变快,与人交流的效率在变快,忘记一个人的速度也在变快。

也许相见来的太过于容易,别离就更加轻而易举。

我们这一生,会遇到太多人,有些可以一路并行,有些注定在分岔路道别。

还有一些人,本以为可以相互扶持走到最后,却在不知不觉地走散,没有一场争执使我们知晓分别的缘由,没有一场分别的宴会让我们互道珍重。

只是有一天突然想起,发现此后没有人填补你的空缺,但你留给我的,是一个渐行渐远的模糊身影。

但是,如果我主动联络,我们会不会不一样?

我知道时间会留下最好的,世间唯有情字最不可勉强。

我不是想要朝朝暮暮,只是即使往事将悉数尘封在路途,哪日也可成你我酒醉三分时吹牛皮的谈资,两膝相促。

我们可不可以回到那些幼稚的年纪,哪怕手机QQ和微信如此便捷,还肯相信着世间仍有驿寄梅花,鱼传尺素。

我想你了,你还好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扫码二维码快速访问本页

通讯录上千人,不联系是我们唯一的默契 – 起航天空